您现在的位置是:【李大鹏日记】—作者本人! > 运动达人 >

    2021-04-032021年4月2日(跑步)


    跑步164天,4点30起床,室外跑步9.35公里。

    昨天休息一天,竟然赶上好日子,比娶媳妇还兴奋。

    一个姐姐说,今天好好休息,以后每年愚人节就是你放空日。

    我说,我都不知道今天愚人节,要不得错开不行。

    人太闲就是不行,闲的蛋疼。

    我一想,也别孤独寂寞冷了,出去浪吧。

    我给生哥打电话,知道他天天闲,他每天就是玩股票,并且痴迷那种。

    我说,在家研究什么呢?

    他说,能干嘛,就这点破事。

    我说,你天天看这个干嘛,知道个大概行情就行了,你能研究过幕后者吗?他们是设置游戏的,还能让你看透。

    我发现北京这边有钱人,年轻的玩股票,上了年纪的买基金。

    有挣钱的,也有赔钱的。

    赶上大涨的时候,把父母的养老钱都借来,并且按银行利率,口头协议。

    生哥,就是这样,自己北京好几套房,都出租,也不上班了,媳妇天天去旅游,哪都去,也不着家,他就天天在家玩这个。

    玩这个东西,最锻炼人了,你不是牛逼吗?往股市来走一圈就知道自己怎么样了。

    他研究的快痴迷了,一惊一乍,偶尔会跟我说,明天怎么样。

    别说,蒙对的时候不少,但是他玩这么多年,也没挣多少钱。

    尤其弄这个东西,没有长线思维,不要去碰,玩短线的总感觉自己聪明,早晚会掉坑里,把前面的都吐出来,没有例外。

    前几天,跌的挺厉害。

    我媳妇说,用退出来吗?

    我说,不用,就这样,咱又不用这钱,要是这点钱都拿不住,还怎么挣大钱。

    她发了一个牛逼的图片。

    扯远了,继续说生哥。

    他也孤独,我也寂寞,正好。

    我说,咱俩喝酒去啊。

    他说,你过来吧。

    我买几盒烟,买个打火机。

    我俩平时也不见面,在他家吃过3次饭,就赶上她媳妇在家1次。

    要不说,北京人幸福呢,以后他们的孩子更幸福,上边2代人留的房子。

    赶上嫂子在家,就炒几个菜,不在家,就叫外卖。

    我说,嫂子你天天出去玩,我大哥天天在家叫外卖啊?

    嫂子说,他都说了,外面做的饭比我整的好吃。

    这两个人为什么这么想的开,没有孩子,说是领养一个,又嫌麻烦。

    我说,还领养干什么,老了往养老院一躺正好,找好点的养老院。

    嫂子说,我也这么想的,你大哥说,领养一个有个盼头。

    人家的家事,不过多参与,生哥,可能想的是这么多房子留给谁。

    我按门铃,他给我开门,嫂子跑三亚玩去了。

    我说,今天咱俩又开心了。

    他说,她不在家清净,要不光叨叨我。

    他家装修的不错,古典家具风格,挺有派的,还是有钱,比不了。

    他说,菜我都叫好了,你先坐会,咱俩喝点茶叶水。

    我说,最近行情怎么样?

    他说,前几天亏了不少,确实心疼,这几天好点。

    我说,你别光看,研究这个干嘛,该跟嫂子玩就玩去。

    他说,我有个内幕群,天天发布最新动态,我得经常看。

    我说,内幕消息,到你手里不知道传多少遍。

    他说,我感觉还行,有时候是不准。

    我说,这个东西,国家随时调控的,他是按照整个市场调整的,甚至按照国际市场调整,你买一个小小股票,能挡什么事,现在就算把茅台这个企业灭了,别的企业该怎么发展还是一样。

    我说,就跟疫情一样,突然出现,你能想到吗?这次是疫情突然出现,以后还会有别的风险出来,都是正常的现象,人类本身就很渺小,天灾人祸算个什么。

    他说,这不是怕跌的太狠吗?

    我说,没什么怕的,社会发展会越来越先进,只会越来越好,当然别买那种有时代感的东西,比方现在流行新能源,石油类的别长期持有。

    他说,我就是喜欢研究数据,看消息动态,还有看内幕群。

    我说,其实,这个东西谁都看不准 ,每一秒都在发生变化,可能上一秒运气好,下一秒就错过去了,大方向没有问题就可以。

    他说,反正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。

    我说,没准我今年会清仓一次。

    他说,为什么?

    我说,这次疫情,经济有虚空,需要回调,可能是全球回调。

    他说,反正美国,一直印钱。

    我说,是的,美国的行情还是比较稳的,靠印钱来支持,全世界替他买单。

    我说,你还记得咱俩怎么认识的吗?

    他说,当然知道,你那会拦我车,我以为打劫了。

    我说,那会晚上,车少,着急去见人,她在学校让别人欺负了。

    他说,你后来说过,是个网友,几个女的在厕所打起来了。

    他说,过去了,不说那个了,我催下菜。

    我自己在沙发上坐着,我回想那个女的叫什么,始终没有想起来,也没有一起睡觉,就是喜欢缠着我,晚上打电话,可以打2个小时。

    生哥问我,咱俩还是喝白的,白的痛快。

    我说,行。

    他拿来2瓶,我说一瓶就够了。

    他说,看情况,拿了两个大酒杯。

    菜也及时,我还想怎么来这么快,他说,没有在一家定,定了好几家,整6个菜,一会吃点冰箱的水饺,完活。

    来1个菜,我俩把酒倒上,先喝着。

    我说,谢谢大哥款待,咱俩先来一口。

    他说,必须来一口,今年都发财,咱俩今天喝好为止,你别走了,反正我一个人。

    我说,我得回去有事。

    他说,我看你发的那个了,天天跑步,还写文章,落一天没事。

    我说,好不容易坚持起来了,确实舍不得落下。

    他说,你是个人才,以后有出息。

    我说,有出息,也带着你。

    他说,跟你说心里话,我跟你嫂子不想过了。

    我说,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

    他说,可能就是不经常在一块,看的东西不一样了,光吵架,又没有孩子。

    我说,别这样,你俩原来一个单位的,关系挺好,嫂子退休了,你提前不干了,现在生活过好了,别想这个事。

    我说,你有时间多陪陪她,你现在钱也不少了,差不多退出来算了。

    他说,每次想退出,就舍不得,一犹豫就下跌了。

    我说,不大伤元气,退出也没事,你俩没有孩子,一块过完下面的20年就行了,别折腾了,现在一年过的太快了。

    他没说话,自己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,正好别人敲门,我起来去接外卖,挺巧,2个外卖员碰一块了。

    我说,你定的菜,挺高档,下次我可不敢来了。

    他说,别说这个,你过年那会给你嫂子转钱了吧,以后别给她转。

    我说,给你,你也不要,一点心意,过年了。

    他说,你怎么样现在?

    我说,我想着在老家弄起点事,在北京在弄点事干。

    他说,有想法就行,两口子别光分开。

    我说,没办法,孩子上学是个事。

    他说,我原来在单位也挺好的,后来迷恋上股票,就提前退了,现在工资比别人少几千。

    我说,你原来在单位没少吃东西吧?

    他说,年轻那会有油水,后来不行了,那会必须我签字,并且我说填什么数,就是什么数,多的部分算我回扣。

    我说,真羡慕你,那个时候,天天没少请你洗澡吧。

    他说,差不多,天天有送礼的,几乎天天喝吧,什么都吃过,洗澡按摩都是全套的。

    我说,你算是享福了,有外国妞吗?

    他说,有,还有黑人,开始挺兴奋,后来也没意思了,那会已经上了船,下不来了,没办法,其实天天喝的也烦。

    我说,你也算风流过了。

    他说,其实都一样,天天跟做梦一样。

    聊的这么兴奋,一瓶确实不够,他打开另一瓶,我没说什么。

    我说,这一瓶别都喝了,留点福根,下次说。

    他来劲了说,下一瓶在留福根。

    我说,这一瓶我来倒,给你倒个酒应该的。

    倒满后,我把瓶子放地下了,我得保持清醒,回去还有事呢。

    他说,咱俩上一口。

    我说,慢慢喝不着急。

    他说,别墨迹,快点,来一大口,这么久没见了。

    我说,咱少喝点,一会我还想吃饺子呢。

    他把手机拿出来了,竟然给嫂子打去了,让她给定份饺子送家来。

    那头说,你是不是又喝酒了,他说,嗯,跟兄弟。

    挂了电话,我在想他可能心情不好,应该是想嫂子了,平时不好意思说。

    我说,刚才我定不一样嘛,你还让嫂子跟着操心。

    他说,我怕整错了,现在有点晕,她也经常给我订饭。

    我说,你是不是挺想她的。

    他又没说话,端起杯子自己又喝了一口,他说,我不让她出去,她偏去,我能怎么着。

    我说,大哥,你觉的咱们能活多少年。

    他说,反正我还早着呢。

    我说,我大姨夫60走的,二姨夫 55去世,我爸59那年也差点脑出血过去,虽然没有留下后遗症,现在正常,但是我们老家,60左右去世的很多。

    他说,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我要是不炒股,卖两套房子,天天去玩也挺好,现在就是有点舍不得退出来。

    我说,大哥,你知道嘛,我不光连钱都给我媳妇留好了,连我去世都安排好了,我就想安静的走,哪怕只有孩子参与就行,谁都不告诉,往大海一撒就行了。

    他哭了,我也哭了。

    我说,大哥,如果有一天我死你前面,你也别伤心,这都是命。

    他说,别瞎说,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跟你喝酒吗,就是因为能聊的来,感觉特别亲切。

    我说,大哥,其实我也有这个感觉,就是能有个人说心里话,要不憋的难受。

    他说,你还年轻,该努力就努力,钱不够了,我给你。

    我说,不用的,不想别人借我钱,我花的不踏实,我只想靠自己。

    我俩半天都没说话,碰杯喝酒,可能都在考虑余生吧。

    饺子正好也到了,我起身,去开门,忘了地下有酒瓶子,踢倒了,撒了一点,才意识到,我可能也喝多了。

    我说,正好,不喝了,吃饭吧。

    他说,你多吃,我尝尝就行,刚才吃菜不少。

    上次嫂子在家,他酒量比我好,今天可能心情不好,看着比我醉的厉害。

    他用筷子夹饺子都费劲了,我给他面前的盘子匀了一点。

    他说,你一会别走了,在这就行了。

    我说,不用,我没事,打车回去就行,离的也近。

    他说,过年的时候跟你嫂子回老家,吃着自己包的饺子真好吃,平时没包过。

    我说,你现在也不缺钱了,该放下了,享受下生活吧。

    他说,等她回来再说吧。

    剩了一点饺子,菜没剩多少,我让他去沙发坐着,我来收拾,饺子放冰箱,剩菜,我一会给拿走扔掉,要不容易有味。

    他在沙发睡着了,我给他盖上,倒了一杯水,桌子上放了500块钱。

    我自己走了。

    我打上车,给他发了一条信息。

    我说,哥,希望钱你能拿着,就当我孝敬家人一样!